Blau Bruni

本人是新人写手,爱好摄影和绘画,是一名艺术生。文的质量忽高忽低,还在锻炼期,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给我,谢谢:3

【军官德 舞女中】不“在”错过

八国联军时期      军官路德和舞女春燕      非国拟      ooc预警

文笔废,第一次发同人文有点小紧张⊙▽⊙

如果大家感觉太辣眼我可以删文章,也希望大家多给一些意见,我也会努力写出大家满意的文章的: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清,你终究还是敌不过这洋人的枪炮啊。。。

王春燕的面前是一片空席,昏黄的火光照亮了她脚下的三尺红台。

她也曾从看客们的口中听闻这些洋人的威名,但她又能做什么呢?现在,这空空的阁楼中,也只剩下她一个舞者罢了,与其独守空台还不如再舞一曲。

王春燕轻轻盘起脑后的长发,轻巧的舞起手中的飘带,灵动的舞步带动了大红色的舞服,漂亮的裙摆拂过地面,卷起了地上的灰尘,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射出微微的光点,随着被搅动的空气在空中飞舞着。

然后是一阵有规律的鼓掌声,舞步停止,春燕静静地看着台下不知何时闯入的异乡人。

这位异乡人生得高大,金发碧眼,身穿黑色军装,金黄色的绶带被精心别在左肩的军衔上,皮质的长筒靴被精心擦拭,在烛光下闪着暗哑的光泽。

“你好啊,异乡人。”春燕倒也不惧怕这人,只是像对待汉人一样问道。

还未等到回答,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老人从屋外焦急地走了进来,这位老人的脸上堆积着几条明显的皱纹,白发被整齐的梳在脑后,一副金丝眼镜架在了他高挺的鼻梁上,身上透着一股书生的气息。

洋人的老者都这么打扮吗?春燕不禁想。

老者走到军官身边,军官轻轻俯下身子,与老者用她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着。片刻,谈话结束,老人客气的微笑着,用蹩脚的中文对春燕说,“您好亲爱的小姐,我们家少爷很喜欢你跳的舞,请问您可以再跳一曲吗?”

王春燕从未被人用如此客气的语气交谈过,一时竟没想到如何回答。她偏过头,看了眼这位年轻的军官,此刻军官正紧咬下唇,微皱眉头,仿佛在等待她的回答。

“噗嗤!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”王春燕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洋人,明明是个军官却傻里傻气的,但想必能被派到大清来定是有能力的人。

银铃般的笑声轻轻回荡在大厅中,军官听见了笑声竟脸红了起来,慌忙下他低下头与老者说了几句话。

老者点了点头,转过头对春燕说“那么小姐,在你回答之前可以与我聊一聊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亭台楼阁,雕栏玉砌,明月清风。本是如此唯美的景象,却只有几人独享,也是凄凉。

“小姐可知现在的情况。”

“我知道,八国联军入侵我大清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夺我天朝之财物,欺我天朝之子民,洋人接踵而来,英格兰、法兰西、德意志、意大利等国在此占山为王。如今这偌大的京城,人们走的走,逃的逃,死的死、伤的伤。现大清已经投降,割地赔款,屈辱受降,连皇帝也成为了洋人的皇帝,而我这一介舞女又能做什么呢?”

“你不恨我们么?是我们。。。”

“我不恨,不仅不恨,还很愉悦。我一直以汉人自诩,早就不待见这满清了,是他们害得我家破人亡,我从十五岁便逃到这里,以舞女的身份活了下来。在我眼里与其在盛世下苟活,不如在乱世中重生。”春燕苦笑道,用如墨般深沉的双眼注视着从楼下列队经过的洋人士兵们。

她转眼望去,那位异乡人正僵硬地盘坐在老者的斜后方。在发现春燕正在注视着他突然变得紧张起来,海蓝色的眼睛慌张地四处游离,尽力装作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但他已经发红的耳廓已经出卖了他。

春燕还是忍不住笑了笑,这人真是可爱,她想道。接着她顺手抚上手边的温热的茶杯,向异乡人的方向推了推。

“别紧张,我又不是吃人的怪物,想喝茶么?”

在意识到自家少爷的尴尬心理后,管家急忙提他开脱,“我们家少爷没喝过茶,还是对茶有所排斥的,待到后日有机会再接触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春燕也不感到失落,托起下巴侧目看了看一句对话也没听懂,正处于迷茫阶段的异乡人,为了让谈话继续下去,春燕开始掌握了主动权,问道:

“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?这里可不是什么繁华地带。”说着春燕举起那只的茶杯抿了一口,不禁想起了往事,清新的绿茶此刻在口中也只剩下苦涩,久久徘徊在舌尖无法散去。

“我们只是奉命搜刮财物的。。。。”老人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,“看来您的出身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简单,愿意分享一下您的故事么?”

“嘘~”春燕淡淡的笑了,将食指轻轻抵在嘴边,“这是个秘密。”在老者的眼中,这个苦涩的笑容仿佛充满了说不尽的故事。这个到底女孩有多少故事?她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她的故事、她的人生、她的思想、她的性格包括装束都与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不符,到底是怎样的经历才会成就这样的一位才女呢?

“您就没有什么牵挂么?”

“没有。。。没有。。。”春燕轻轻摇了摇头,但她的脑中早已浮现出自己哥哥王耀的模样。哥,我会找到你的。。。。

清风拂过她的脸颊,吹起了垂在耳边的两三根发丝,冷清、凄美又无奈。

老者见她如此伤心便急忙转移话题,“您有兴趣学洋文么?”

“洋文?”

“对,确切的说是德文。”

“哦?也好,多学多才嘛,但我想不是现在。”

春燕起身拍了拍衣袖,回头浅笑,打断了老者的追问。“想看我跳舞么?”

“当然,恭敬不如从命。”老者也识趣的停止了追问。

“还有,您的中文真好。”

“多谢夸奖。”

老者带着自家少爷坐在阁楼之上,向自家少爷讲述着他所了解到的的故事。眼前的舞女容貌清新,舞姿动人,一曲“水月洛神”跳的行云流水,却又柔中带刚,不失力道,接着是一个轻巧的单脚后空翻,丝质的舞裙就像是空中的一缕烟气般缥缈灵动,而异乡人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则是春燕回过头时对他微微的一笑。。。。。。

梦醒。

从来没有午休习惯的路德维希被下午昏黄的日光唤醒,今天竟在中午工作时睡着了?

路德维希从床边做起,回味着快速氧化的梦境,管家从门外走了进来,轻声说道“今天的任务是搜刮京城西部的街区,马上就要天黑了,带几队人马一起去吧。”

“好的管家爷爷。”路德恭敬地回答道。

傍晚,路德维希在路过一座高大的楼阁时站住了脚,他突然回过头向管家问道“我喜欢你用中文怎么说?”

管家先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是简短的回答。

还没有等管家回过神来,路德维希在重复了两遍后,坚定的推来了身边的大门,大步的走了进去。

一样的场景,一样的感觉,但他却没发现舞女的身影,看来只是梦罢了。路德维希摇摇头,向前一步坐在了舞台正对面的一把交椅上,他低下头,把脸深深地埋在胸口,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沮丧着。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又响起了那银铃般的笑声,当他抬起头,眼前一位身着大红色舞裙的舞女正微笑着俯下身仔细端详着自己。

淡淡一笑,红唇轻启。

“你好啊,异乡人。”

恍惚间那种欣喜又充满了胸膛,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,也许会有点唐突,但是。。。这回我不会在现在错过你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