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u Bruni

本人是新人写手,爱好摄影和绘画,是一名艺术生。文的质量忽高忽低,还在锻炼期,希望大家多多提意见给我,谢谢:3

【反战】我在这硝烟中等你

  “我该走了,艾米丽。。。”火车的鸣笛声,尖叫着响起,青年背上了行囊,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袋,一边对着妻子说着。

  “我知道。”温柔的女声响起,眼前的年轻妇人微笑着看着这位即将踏上新征途的男人“因为国家需要你,不是吗?”

  男人停下了整理的动作,低头深情的看着才与自己新婚不久的妻子,心中不免多了些苦涩。

  “在家等着我好么?”男人紧紧握住了妻子的手,将它举到自己心脏的高度上,轻轻揉搓着,“如果三年后我还没有回来,就你改嫁吧,嫁给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,那个男人一定要比我优秀,比我富有,比我浪漫,最重要的是要像我一样的爱你。。。”说到这里,男人不禁用力握了握艾米丽的手。

  “我想不会再有这样的人了。”艾米丽的声音忍不住颤抖了起来,时不时还会传来细微的抽泣声,男人俯下身子,用自手指刮去了妻子睫毛上的泪珠,并虔诚的在艾米丽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。

  火车进站了,随着车门的缓缓开启,人群开始向前涌动,这是一辆专门用来运送士兵的火车,它的任务就是送这些年轻的生命到那恐怖的炼狱去。

  “等我!”

  “嗯!”随着手心的温度渐渐抽离开来,艾米丽还是放声哭了出来,泪水沾湿了她的脸庞,顺着脸颊滑落到衣襟上,因为这可能就是这一生最后的一次相见了吧。

  火车开始缓缓的向东方移动,车轮发出“哐哐”的声音,然后慢慢的提速,终于在半分钟后驶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  火车带着军队从柏林出发,一路向北穿过前波兰的领地到达了战场,他被分到了德军第六集团军,在几年的战场生涯中,他和他的战友一路向南挺近,直到42年的7月。。。。

  男人现在正趴伏在位于斯大林格勒的己方战壕里,子弹一颗接一颗地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,冲锋指令再次响起,男人快速的端起了枪,转身向着敌方的阵营冲过去,可当他回过头时最先看到的并不是敌人,而是一颗被空气摩擦到发烫的子弹。

  他死了,他的身体因为子弹的惯性向后倒去,重重的摔在了战壕边上,后面的人还在拼命地向前冲,人们踩踏着他的尸体,直到死伤人数越来越多,敌人的尸体和战友的尸体层层叠叠的铺满了整个战场,他才显得不是那么的孤单。而他只是那200万分之一罢了。

  45年的初春,柏林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硝烟味,26岁的艾米丽之前并没有去争抢撤离柏林的最后车次。现在的她只感到身心俱疲,屋外是接二连三的爆炸声,而且越来越近,越来越频繁,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壁炉旁边柔软的沙发上,眼前的火苗将她的身体烤的暖暖的,温和的火光照亮了她的脸庞。她困了,现在的她应该睡一觉了,想着艾米丽缓缓的闭上的眼睛。

  恍惚间她听到了一阵规律的敲门声,还有那个温柔又熟悉的声音。

  “亲爱的,我回来了。”

By 憬 (青栀/Bruni)

2017.02.25 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这是好久以前写的文章了,当时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,耳边放着的是我最喜欢的反战歌曲“决战欧罗巴”,便开始思考战争的意义。可能二战离我们这些在校学生比较遥远,但如果我生活在当时的世界里,我又会迎来怎样不同的命运?我想不是将军,也不会是国家领导人,最有可能的就是一个普通人,参军然后战死是我最有可能经历的命运。所以我在这里选择了死亡人数最多的斯大林格勒战役(死亡人数200万人),和纳粹最后的垂死挣扎柏林战役(死亡平民20万人)。也想警示自己,战争是恐怖的,是我们应该竭力避免的东西。

  我不是愤青(这里取贬义方面),也不是德棍(我只是暂用德国士兵的视角而已),因为我一直都信仰一句话“战争没有绝对的赢家,但受伤的绝对是人民”

  最后愿世界永保和平。

评论

热度(3)